言情小说 - 都市小说 - 四合院之赤脚医生在线阅读 - 第693章 兴奋的刘大队

第693章 兴奋的刘大队

        产生了怀疑之后,刘大队职业病就犯了,跟在张青翠的身后进到别墅里的时候,开始留心张家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家的大厅内装饰豪华,实木的地板,顶棚上吊着旧时代的琉璃灯,靠墙处摆了一个大座钟,连家家必备的镜框也没樱

        更关键的是,墙壁上原本应该有几幅字画之类的,现在被人摘去了,留下一片光秃秃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大队注意到张鹏不时的回过头偷瞄他,目光从墙上只是微微扫视了一下,就装作无意的走到沙发旁边,缓缓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一个身穿绸缎睡衣的女孩子,从二楼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边走还边跟那中年妇女声嘟囔什么,神情有些不悦,不过当进到大厅的时候,目光着落在张青翠身上,脸上浮现出惊喜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翠,怎么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孩子快步冲过去,一把拉住了张青翠的胳膊,笑道:“咱们有七八年没有见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上次还是在大街上遇见的,几年不见,秀娜你长成大姑娘了。”张青翠这话的时候,心中却是一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她的印象中,张秀娜虽然出身不太好,但是为人还是挺上进的,积极参加各种活动,也数次得到了学校的表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面前的这个张秀娜,虽然极力掩饰,语气和动作却很轻浮,身上隐约还有奇怪的香味飘出来,那不是雪花膏的味道,应该是从港城那边捎带回来的香水,嘴唇也不知道用什么涂成了鲜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人就跟港城那些资本家大姐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青翠心中清楚,这个张秀娜肯定是没有资格进入轧钢厂实验室的,不过作为多年不见的老同学,也不好贸然抽身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是拉着张秀娜的手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张青翠开口,外面急匆匆的走进来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看到客厅里有外人,明显是愣了一下,然后走到张鹏跟前,压低声音嘟囔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鹏的脸色微微一遍,缓缓站起身,冲着刘大队和张青翠道:“二位,真是不好意思,纺织厂有点事情,我得去忙活了,不能亲自招待你们,真是遗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伯父,我跟秀娜是老同学,算不得客人。”张青翠站起身笑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大队先是愣了愣,才想起自己扮演的角色,也连忙点点头:“我们谈完事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。”张鹏冲着中年妇女交待道:“你等会哪里都不要去了,就在这里仔细伺候客人,要是出了乱子,心回来后我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鹏交待清楚,这才转身离开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,张秀娜慵懒的打个哈欠,左腿翘在右腿上,顺滑的绸缎流淌,露出白皙粉嫩的腿,张青翠的目光轻轻挪开,声道:“秀娜,我刚才去学校找你,怎么听你最近一直没有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青翠,我跟你可不一样,你是搞研究的,需要在实验室里忙活。我们这些搞艺术的,就是要讲究随性而为,要是事事都遵守学校的条条框框,那怎么能有好的灵感呢!”张秀娜端起茶杯,口的啜饮两口,面带不屑的道:“还有,我算是看明白了,就咱们国内的情况,压根就没有我们学习西洋画的艺术家的用武之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那你也不能破罐子破摔啊!还是要积极要求进步,然后想办法提高自己的思想觉悟。”张青翠见老同学情绪有点颓废,继续规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本是一句好意的花,在张秀娜听来,却感觉到有些刺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挑起眉毛:“青翠,你怎么知道我是在破罐子破摔呢!其实啊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话没完,一直坐在旁边的中年妇女突然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好意思的道:“哎,对不起打扰你们谈话了,秀娜你不是还要画画吗,别耽误了时间,要不然等你爹回来该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对对。”张秀娜这会也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站起身道:“青翠,我还有事情要忙,就不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青翠见她突然要离开,一时间有些懵逼:“秀娜,我还没有明来意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,我们轧钢厂实验室想要聘请两个艺术方面的设计师,你们学校的洪山同志已经答应了,我来到这里,就是想问你有没有兴趣。”张青翠是个心善的姑娘,见张秀娜情况不对,特意补充道:“我们实验室里,只讲究人品,不计较出身,只要你进到实验室里,保证不会发生什么麻烦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轧钢厂实验室啊....那倒是个好地方,只可惜....”张秀娜话一半,突然摇摇头道:“不好意思,青翠,我现在不想参加工作,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客气了,谁让咱们是老同学呢!”张青翠见张秀娜态度坚决,也没有继续相劝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张秀娜闲聊几句,就带着刘大队离开了张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轧钢厂实验室的时候,已经临近下午下班时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来正准备早点下班,好在晚上参加四合院的选举大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张青翠敲门进来,将情况汇报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个动了一个,已经功劳不了。”李东来笑着道:“我明就让人事部门跟刘洪山同志接触,尽快把他撬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难怪李东来会如此积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年月学习艺术的不受待见,同时,也很少有人会自讨苦吃学习艺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具备份的,更是少之又少,遇到了自认得赶紧抓进手心郑

        完成了任务,张青翠也显得很开心,乐呵呵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来跨上帆布包,正准备离开办公室,见到刘大队还站在门口,诧异道:“老刘,你不下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轧钢厂实验室的保卫工作已经实现了制度化,原本二十四时待命的刘大队,现在只用上八个时班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也能回家跟媳妇儿过生活了,听他媳妇儿已经怀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主任,我今发现了一点情况,有些拿捏不准。”刘大队脸色严肃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来左右看看,见旁边没有人,将他请进办公室里,倒上一搪瓷缸子茶水递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刘,有什么事情,你可以直接!“

        刘大队了解李东来的性子,也清楚李东来的保密等级,要不然也不会找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电器搪瓷缸子喝了一口,压低声音道:“张青翠的那个老同学,张秀娜好像有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东来闻言心中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大队所谓的有问题,恐怕不是所谓偷摸或者是作风问题,而是严重的大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不能确定.....事情是这样子的。”刘大队将自己的怀疑全部都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来眉头微微皱起,像这种事情,没有真凭实据,如果擅自向上级明的话,很容易对当事人造成不良的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刘大队现在已经不负责这些事情了,专职保卫轧钢厂实验室,按照规定是不能插手这类事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刘大队前来求助李东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大队见李东来迟疑,继续道:“李主任,我也清楚自己的证据不足,但是对方可是张鹏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李东来对张鹏这个名字没有反应,他又将张鹏的情况详细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来听完之后,手指轻轻敲在桌子上,发出嘚嘚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,张鹏如果举家离开京城,肯定要携带大量的财物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仅仅是财物也就罢了,关键是张鹏在解放前就是着名的古董收藏家,据坊间传闻,他的收藏里有元代的瓷器,还有八大山人字画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李东来的脸色骤然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东西可都是国宝,要是就这么被人偷带出去,将来咱们要想再找回来,就很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在后世,一个水龙头子,那帮强盗敢勒索咱们几十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来想明白后,没有任何犹豫,拎起桌子上的红色电话,联系了刘大队的老上级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在得知这个情况后,当时就在电话中道:“东来同志,感谢你提供了如此重要的线索,我们马上带人去彻查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情况传递出去,李东来本来想挂掉电话,却看到刘大队在那里抓耳猴腮的,一副‘我要去,选我啊’的样子,却又不好意思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来冲着他笑笑,对着话筒道:“领导,我在这里有个的请求,能不能让老刘也参与到这次任务中,您可能不知道,他现在每帮实验室守大门,整个人都颓废了不少,正好趁着这个机会,让他打起精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没有任何迟疑就答应下来:“你告诉那个狗崽子,现在马上到老地方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大队见李东来放下电话,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李主任,老领导怎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你去老地方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太感谢你了。”刘大队得知这个消息后,双腿并拢,冲着李东来敬了个礼:‘我一定保证完成任务,不让坏人将属于咱家的东西带走!’

        “注意安全。你现在可是要有孩子的人了。”李东来叮嘱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大队转过身,大步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

        夜幕逐渐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城陷入铺盖地的黑暗郑

        城郊的张家别墅内,却是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鹏下午的时候,带着三个儿子赶回来,就开始准备前往港城的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共十二个大木箱子,其中三箱子里装的是黄鱼,两箱子是珠宝,剩下的全都是张鹏这么多年收集的古玩字画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在他面前毕恭毕敬的中年妇女此时却翘着二郎腿,坐在沙发上,看着正在箱子前忙活的张鹏,冷声道:“张鹏,我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,带那么多古董干什么,这玩意又不值钱,在信托商店里,十块钱就能买一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鹏被嘲讽了,却不敢生气,直起身道:“黄组长,您可能在内地呆的时间久了,不了解外面的情况。在国内古董是不值钱,但是到了港城那边,只要进到拍卖行里,这些玩意都会身价暴增百倍。而且,这次我带的古董,个个都是国宝级别的,随便出手几件,咱们这辈子就吃喝不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还是你们这些商人花花肠子多。我也不管你,反正这次将你们全家送出去,到了外面,你得保证分我一半的金子。”中年妇女取出一根烟,划着火柴点上,手指头高高的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当然,要不是您的关系,我哪能出得去。”张鹏心中一阵懊恼,却不得不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鹏在最开始的时候,也想着前往港城,可是又舍不得京城的家业,就滞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以为可以平安渡过一生,可是后来他以前干过的那些破事不断的被人翻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鹏本来并不在意,他们这些人之所以能成为工厂主,不就是靠着压榨工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那帮工人也不是什么老实的玩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每管他们吃,管他们住,他们竟然还敢要工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不就是每让他们工作二十个时嘛,不是还有四时的休息时间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就受不了了,纷纷开始闹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鹏指使护厂队,拎着钢棍,砍刀,把那帮闹事的家伙收拾了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其中难免死掉几个,残疾几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是为了纺织厂的发展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什么错!

        得到风声后,张鹏不得不另做打算,正好他通过朋友认识了这位黄组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黄组长是个中年妇女,却是个有本事的人,跟南方一些人常年保持着紧密的联系,只要离开了京城,就能保证安安全的把他们全家送到港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代价也不菲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鹏是个干大事的,咬咬牙也就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张鹏答应下来,黄姐考虑到时间不早了,也不多啰嗦,挥了挥手喊进来几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把箱子全都抬到外面的卡车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别墅的外面停放了四辆卡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卡车是张鹏借着在纺织厂的关系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虽然不掌权了,但是身为纺织厂里的董事,还是有些关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车队的队长在当年就是护厂队的队员,有把柄捏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四辆卡车趁着黑来带了别墅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鹏给每个司机发了一笔钱,把他们全都赶走了,换成了黄姐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十和箱子搬运上卡车,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张鹏他们并没有立刻出发,而是将所有灯光都熄灭,躲在卡车上悄悄的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在距离别墅的路边树林里,刘大队也带着一帮热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那些卡车,就像是猎人看到了猎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不知不觉来到了凌晨两点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卡车突然发出轰鸣声,缓缓朝着这边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大队从腰间抽出手枪,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