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- 都市小说 - 和表姐闺蜜在魔都打拼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- 33.偶遇孙墨涵

33.偶遇孙墨涵

        接连把两个刺青男放到,中年男人脸上有点挂不住了,他的右嘴角抽动了几下,已经没有了刚才的从容,脸色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按了一下台子上的按钮,从外边进来几个穿黑中山装的人,进来二话没说把两个刺青男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人:“年轻人,报个名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站在那里看着他,不知道他心里又在憋什么坏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点是肯定的,挑了他两个人,他肯定不会放过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晓旭,河北人,不知道你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说,既然这个梁子结下了,多了解一些对方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干笑两声,然后说:“鄙人姓梁,家人们称呼我梁师,敢问陈兄弟,是混哪个山头的,能否报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估计是我昨天晚上揍了腾伟强,今天又出手撂倒刺青男,肯定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我有山头,处置的方式会有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笑笑:“梁师高看我了,我哪来的啥山头,就是一个外地来上海讨生活的打工仔,无意冒犯任何人,如果我的行为触犯你们的所谓规矩,你开一个条件,我来承担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师:“好!年轻人爽快,俗话说江湖事江湖了,我再安排人再打一场,这一次你能全身而退,我会派人送你出大门,当然,送你回去也没问题,如果你运气不好,那只能送你去煤窑挖煤了,你想到海外混混也不是不可以,我们在非洲的矿山也缺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用说,煤窑肯定是黑的,非洲矿山也好不到哪里去,我估计不管我打赢打不赢,他们都不会放过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我没关系,梁师,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没得选,不如面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师:“好,我们移步到拳击场,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他站起身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感觉很滑稽,明明没有公平可言,却好像我是客人一样,有礼有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我走向门口,这才跟在后面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口站着两个黑衣人,看到我出来,左手背在后面,右手同样做出来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黑衣人一前一后带我走过长长的走廊,走到最后一个房间,前面那个紧走两步打开房门让我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我觉得我的裤腿被什么拽了一下,我低头一看,竟然是阿迪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使劲儿咬着我的裤脚,喉咙里呜呜哇哇的叫着,屁股往后蹲,似乎想把我拽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怎么在这里?

        它在这里,主人呢?我不相信它自己会莫名其妙的独自流浪到这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孙墨涵也在?

        她来这里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我这时听到楼道口一声娇喝:“阿迪,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阿迪松开我,扭头看了一眼,冲楼道口汪汪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现身,她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,仍然戴着一副深色大框墨镜,边走边叫阿迪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师看到孙墨涵,马上换了一副嘴脸,弯着腰说:“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连看都没看他一眼,仍然一脸怒气骂阿迪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迪又低头叼我的裤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这才看到是我,吃惊的说: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在这里看到她同样吃惊,大小姐?难道这里和她有什么关联?

    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我在这里干什么?我说是他们请我我来的?似乎又不是,明明是被他们打了闷棍,被掳过来的,来这里干什么,还不明显吗?

        我反问她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:“我问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梁师安排我跟这里的高手比划比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转头看着梁师,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师还是低着头陪着笑说:“是的大小姐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师或许想问孙墨涵跟我的关系,孙墨涵打断他冲着我说:“你会打拳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摇摇头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转头跟梁师说:“他说他不会为什么安排他过来打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师危难的说:“大小姐,是他伤了我们的人,包哥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:“他一个打工的,怎么会伤了你们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师:“大小姐,这里的事你不用费心了,包哥交代过了,这个事谁也说不上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走到梁师跟前把他往外一扒拉,冲着我说:“你跟我说,你伤了他们的人?他们的人那么好伤?他们是纸糊的还是你有绝招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孙小姐,这个事儿你不用管了,我自己能应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师:“大小姐,我也是听命办事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:“好吧,我不管可以,不过我要在场,希望你们不搞什么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师:“不会的,就是公平的比试,不过大小姐不适合这种场合,包哥会怪罪的,我怕担待不起,大小姐还是回避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两眼一立:“谁给你的狗胆?敢跟我这么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师:“不敢,不敢,只是怕场面血腥,吓到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没理他,弯腰抱起阿迪,率先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师看劝不走她,只好示意我们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间足有两百平的大房间,空荡荡的房间中央矗立着一个擂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进来后,在擂台下找了个椅子坐下来,阿迪乖乖的偎依在她的怀里,瞪着眼睛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师站在那里拍了拍巴掌,这时从房间的一个边门里走出一个光着膀子的大汉,他边走边活动自己的双臂,看他的块头,比刺青男还要大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到我跟前,足足比我高了一头,他低头看着我,咬牙切齿的说:“小子,等会儿你会死的很惨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和他站在一起,那架势,好像老鹰抓小鸡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:“我抗议!这不公平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师尴尬的看着孙墨涵,陪着笑脸说:“陈晓旭已经放倒了我们好几个兄弟,再说打拳不是比块头,说不定,陈晓旭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:“陈晓旭,你可以退出,跟我出去,看他们谁敢拦我!”说完她站起身,走到我跟前就要拽我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迪也凑热闹似的在孙墨涵的怀里冲着大块头叫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制止孙墨涵道:“孙小姐,这个事是我应承下来的,你回座位,还没打呢,跟梁师说的那样,输赢还没定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墨涵:“你真的可以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听出她话里的意思,你真的可以扛得住揍?

        就眼前这个人,揍两个我都富裕。

        还他妈江湖事江湖了,如果有,也是他青龙帮的江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我还是好奇,孙墨涵为什么出现在这里,貌似还挺受尊重,她和包哥什么关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