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- 都市小说 - 和表姐闺蜜在魔都打拼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- 98.张克卿来电

98.张克卿来电

        我在车上啊时候给孙墨涵打了个电话,说了跟滕伟强定协议的事儿,孙墨涵说我这个事儿办的可以,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,她安排人跟着我去签协议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得下午,我上午腾不出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到酒吧门口,刘梓萱跑过来给我开门,我慌忙下车,让她不用这么客气,弄得我像个啥人物似的,她腼腆的笑了一下,跟我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凤在门口站着,看到我过来,脸先红了,然后才跟我打招呼:“旭哥,里面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冲她点点头,她的脸更红了。站在这里不能乱说话,她所有的话语都在表情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狗剩子跑过来:“你怎么才来,钱老板等你老半天了,我们又不敢说多话,打你电话一直占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在跟孙墨涵通话,一下子分开这么远的距离,两个人都有点想念,多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她在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狗剩子:“在最里面卡座,一个人在那里坐着打电话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走过去,钱凤儿看到我,举着电话向我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点酒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凤儿:“没点,我今天没酒兴,不喝了,一会儿要点扎啤,我俩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好啊,举手示意服务生过来,给我们上两个扎啤,再上一点干果卤菜拼盘。

        难得钱凤儿不喝酒,我这几天也没闲着,她说不喝让我松了一口气,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服务生把拼盘和啤酒上来,说了一声请慢用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钱凤儿端起啤酒给我碰了一下,喝了一小口说:“孙墨涵没跟你说过她这次为什么出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没有啊,就是觉得挺突然的,别的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凤儿:“没说算了,有些事从我嘴里说出来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一紧,她肯定不是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,莫非孙墨涵出去不像她说的那样,只是去处理一点事情就回来?

        钱凤儿:“不说这个事儿了,来,再喝一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我说,你这说一句留一句的,倒把我弄的心里慌慌的,有什么你说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凤儿:“我以为她跟你说过什么,既然她不想告诉你,那我肯定不能说,从我嘴里说出来就变味道了。晓旭,她暂时不回来不是还有我嘛,有空的时候我们喝点酒聊聊天不是也蛮好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她执意不说,也不好追着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,是一个上海本地手机号,我看了半天,确认不认识这个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按了接听键,对方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:“喂,你是陈晓旭陈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张克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张先生,打电话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克卿:“也没什么大事,我有一个问题想跟陈总请教一下,不知道现在陈总方不方便听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离开座位,跟钱凤儿示意了一下,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吧里有点吵,我走到门外僻静处说:“现在方便了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克卿:“是这样,通过多方面了解,你和温虹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一时语塞,这个问题挺不好回答,真实的情况是我们是上下级关系,别说是男女朋友,连普通朋友都有点勉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我不能跟他这么说,说了不等于把温虹卖了吗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我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请张先生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克卿:“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你为什么要求证这个事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克卿:“既然你这么问了,那我就告诉你,我喜欢温虹,很多年前就喜欢,我追了她好多年,她一直拿年龄小做借口拒绝我。这次我因为她,停掉我带队研发的课题,放弃高额薪酬回到国内,唯一的目的就是近距离跟她接触,让她接受我。这件事我们双方家长都非常支持,我的父母早就把她当成亲女儿一样看待。那天去她家,就是去协商订婚的事儿的,谁知道凭空出来个你,把我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我再问一句,你俩有婚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克卿:“那没有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什么过不过的,你所谓的喜欢,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,爱情是双方的,不是你想怎么样就一定得怎么样,没有人会为你的一厢情愿买单,说白了,你就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,你的脑子里只有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你想过别人的感受吗?你知道温虹喜不喜欢你?告诉你,那天我出现,是给了你一个脸面。如果我没去,她当着双方老人的拒绝了你,你是不是更没面子,更下不了台?你到好,不反思自己,跑到我这里兴师问罪来了?你有这个资格吗?别人把你当成什么我不知道,你在我眼里狗屁不是!我告诉你,你赶紧把我的号码删除,我要是再看到你给我打电话,信不信我找到你办公室去臭骂一顿?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,扭头往回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转身,跟钱凤儿撞了个满怀,吓我一跳,我一看是她,气的我说:“你是鬼啊,不声不响的站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凤儿笑的前仰后合,我说:“好玩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凤儿:“好玩,是不是骂我那个同学?,你怎么不多骂几句?我都没听过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跟这样的人我都懒得理他,他跑到我这刷存在感,找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凤儿:“对,这样的人就得治他,他从小没吃过社会的苦,以为所有的人都得围着他转,你骂的好,再哔哔,直接揍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还不至于,他最好离我远一点,我是真看不上这个油头粉面的妈宝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凤儿拉着我的手往回走,小凤站在门口,看到我们过来,赶紧低头问候,直到我们走远了,都没有抬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钱凤儿回到卡座,屁股还没坐下,突然说:“我现在又有酒兴了,服务生,给我们上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服务生赶紧给我们上了两个洋酒杯,然后打开一瓶洋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三子跑到我跟前,先跟钱凤儿问了一声好,低下身子在我耳边说:“你先在这慢慢喝,喝完了上楼去找盛哥,他在楼上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应了一声,三子又跟钱凤儿打了个招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钱凤儿:“你俩鬼鬼祟祟的干嘛呢?我告诉你晓旭,墨涵不在上海,你可得悠着点,别什么女人都往身边招,我要知道了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赶紧说:“哪能呢钱姐,三子跟我说业务上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凤儿:“他的业务不就是拉皮条吗?那不正好我说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苦笑着说:“你这一天天的有没有正事儿?人家这么大酒吧加夜总会管着,就算是有点带色的也是那帮妈咪在管,怎么,一个大老总变成拉皮条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凤儿:“反正我不管,你俩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就没好事儿,我今天晚上跟你喝一宿,我让你啥坏事儿也干不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