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- 科幻小说 - 替嫁新妻:裴少,今天离婚吗在线阅读 - 第2章

第2章

        第2章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点都不老好吗,他才三十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玥温声反驳,“正是男人成熟稳重的年纪,再说,别人不清楚,你难道不明白,我暗恋他有多少年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溪特别了解程玥的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十五岁的程玥和同学去徒步时,遭遇山体滑坡,是韩启林救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小的少女那时候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那时的程玥太小了,韩启林已经有女朋友了,她只能把这份感情埋在心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相遇,韩启林已经离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柔柔弱弱的程玥在感情路上第一次鼓起勇气出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程溪不能理解那种人家救你,就爱上一个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照这么说,警察叔叔一天到晚不知道被多少人暗恋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,不说我了。”程玥着急道,“裴少醒来了,你可怎么办,裴家迟早会发现你是冒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会争取尽快离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溪安慰了两句,“别说了,我这还守在病房,不太方便,有什么微信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,程溪真是苦逼的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溪顶着两个黑眼圈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好对上裴母温和的眼神,“好孩子,是不是昨晚关心晏舟没睡好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......辛苦,不辛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溪赶紧站起身来,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,裴父裴母都过来了,休息室里站着不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溪心虚,她跟蒋晏舟都不熟,压根就不关心好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晚上没睡好,也是在烦以后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洗把脸吧,我们去看看晏舟。”裴母现在看这个儿媳妇真是哪哪都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溪硬着头皮钻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慢吞吞的刷牙洗脸出来时,碰到看护,看护笑眯眯的说:“快去看看您丈夫吧,他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溪浑身一个激灵,悄悄的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裴母在里面哽咽着说:“可算是清醒了,这段时间你出事后,我是吃不好睡不好,你可是我的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对不起,让您担心了。”裴晏舟俊脸虚弱的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幸好这个坎是过了,这次真的是要谢谢溪溪了。”裴母擦了下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裴晏舟莫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我给你订的那位程家的未婚妻。”裴父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裴晏舟花了好一会儿的功夫才想起自己以前是有过未婚妻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程玥的外婆家曾经也很显赫,十多年前帮了裴氏集团一个大忙,为了感念恩情,裴老爷子打小就给两人的孩子订了娃娃亲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这些年裴氏发展的越来越好,而程家那边却是走了下坡路,如今也不过是苏城的三流家族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裴老爷子去世后,这桩婚事一直搁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,裴晏舟一直强烈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父裴母也不同意,两人都是觉得程家门槛太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主动找程家成亲,也是因为情况无奈,实在没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    裴母解释:“之前你在重症室住了半个月,医生说没救了,让我们带你回去准备后事,我不信啊,找了港城的徐大师,大师说要冲喜,我们就找上了程家,昨晚你和溪溪拜堂结婚了,别说,真有用,你们刚拜堂没多久,你晚上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晏舟听完后,帅气的脸上浮现出难看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什么年代了,您还信这些,就算我不娶那个女人,我也会醒。这亲事不作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作数了,结婚证都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晏舟寒着脸冷嘲,“我那时候连医生都下诊断活不了,程家的人会舍得把自己女儿嫁我们蒋家来当寡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考虑到不会同意,所以说不管结果如何,都有两亿的聘礼。”裴母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怪,是为了钱吧。”裴晏舟讥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少给我啰嗦,娶都娶了。”裴父严肃的打断后,一转头看到了躲在门口的程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溪溪,你怎么站门口,快进来。”裴父和颜悦色的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溪不得不走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病床上的裴晏舟打量着程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穿着身上的中式嫁衣,鹅蛋脸带着点婴儿肥,眼睛清纯的像小鹿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本该是清纯可人的长相,穿上大红颜色的嫁衣后,肤白似雪,宛若含苞待放的蔷薇。

        裴晏舟不得不承认挺漂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漂亮的女人他见得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妈,你们出去一下,我有话想跟她说。”裴晏舟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知道,你是想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让他们两个好好聊聊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母忽然拽住裴父,“我们在,说不定他们还拘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许欺负程溪,否则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。”裴父警告了一句才和裴母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裴晏舟哧了一声,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给自己父亲下了什么迷魂汤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是看起来眼神单纯无辜的越有心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就是为了钱才嫁给我冲喜的吗,我再补给你五千万,跟我离婚。”裴晏舟语气不耐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。”程溪眨了眨眼,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裴晏舟听了眼神更加轻蔑了,“我猜的没错,不过是个见钱眼开的女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溪错愕,“谁见到钱眼睛不会睁开,又不是瞎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巧言善变。”裴晏舟更加不喜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溪无语,“你是不是......脑子撞出了毛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晏舟苍白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,宛若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征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错了吗?”程溪乌黑的眼珠流露出不解,“我之前又没见过你,也不认识你,你们裴家提出要我嫁给你的时候,苏城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你必死无疑了,我这么年轻,又不喜欢你,要不是你们家开出那么高的聘礼,谁会嫁你啊,我又不是脑子有坑喜欢守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晏舟盛怒:“你......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你当自己是个发光体,光听到你名字就要死去活来的爱上。”程溪又往火上浇了一罐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程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晏舟气的想站起来,结果身体刚坐起一些,脑子就开始发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