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 - 科幻小说 - 替嫁新妻:裴少,今天离婚吗在线阅读 - 第4章

第4章

        第4章

        “程叔叔,我又不是驴子,给那么点草就任劳任怨的听您使唤,再说,要不是我挺身而出,别说两个亿,裴家恐怕还会追究您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溪字字珠玑。

        逼得程洲华想掐死她,又完全拿她没辙,“行,明天转五千万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程叔叔了。”程溪说着好听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洲华一肚子火,直接甩脸子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秋看着丈夫离开后,才拽了拽女儿,“溪溪啊,你也别怪程叔叔,他最近因为程玥的事心情不好,而且那么多钱,他也会担心给你太多,你会带着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您也别把自己看的太重了。”程溪打击了一句,“两个亿啊,谁进了口袋舍得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秋噎了噎,“那......那他对我们娘俩也不错,当初要不是他,您连读书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妈,你不能只看到他的付出,您在这个家洗衣做饭,还帮他照顾女儿,妻子干的事、保姆干的事,您全干了,还不花他的钱,这么好的免费老婆,他在外面能找到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溪却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自己母亲太老实了,和旧社会的女人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,他大头我小头,何况我还救了程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溪自认为自己已经做的很合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溪正在睡懒觉时,方秋过来敲门,“溪溪,裴家的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溪一骨碌爬起来,刷牙洗脸,心情不错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家来的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,西装笔挺,商场精英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程小姐,您好,我是裴少的助理。”助理递过来自己的名片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溪瞅了一眼,叫什么杨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这边来说。”程溪考虑到裴晏舟答应的那五千万,免得程家知道,她带着杨凯去了外面阳台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凯一开始莫名其妙,直到只剩两人后,面前模样清纯可人的小姑娘问他:“你们裴少的钱到位了吗,到位我才签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凯有点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精明了吗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专家都说这届的年轻人太清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们裴少说,婚不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凯说完后,肉眼可见的对面小姑娘白里透红的脸蛋顿时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    活脱脱的像是爹没了,娘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程溪着急道,“你们裴少特别讨厌我,他还叫我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凯笑:“他曾经也说过让我滚,但是我现在还好好的在这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不会是愚人节吧。”程溪拿出手机看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别看了,是裴老爷子不同意,裴少也没办法,”杨凯说,“我是来接您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溪心中拔凉拔凉的,“离婚不挺好的吗,裴家是想让我过去冲喜,现在人也醒了,说实话,我们程家门槛太低,配不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跟我说这些没用,”杨凯不为所动,“裴少说了,您必须得回去,否则......捏死程家分分钟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溪那个想死的心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家确实对她有恩,她也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我收拾一下,跟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溪有气无力的回房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洲华和方秋一听裴晏舟不愿离婚,两个人脸色也都不太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收衣服时,程洲华在边上紧张的叮嘱:“程溪,你一定要想办法尽快让裴晏舟跟你离婚,要么就让他爱上你,否则你不是程家大小姐的事瞒不了多久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尽量让他讨厌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溪叹气,让裴晏舟爱上自己比登上月球还难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溪又被接回了医院的vip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,经过这两天的调养,裴晏舟已经养的精气神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穿着一身名贵的睡衣靠在病床上,见她来了,冷冰冰的讽刺:“你现在很得意吧,也不知道你们程家用了什么阴谋诡计,让我爸逼着我没办法跟你离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倒打一耙的事,让程溪很震惊也很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你们裴家怎么这么没用呢。”程溪反唇相讥,“还是华国巨富,轻轻易易的就被我们小门小户的程家给拿捏住了,我们程家要是这么厉害,说不定早取代裴家成了苏城新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替她提着行李进来的杨凯还买走,正好听到这句话,低头笑喷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阴测测的视线扫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体一僵,赶紧假装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裴晏舟那个气啊,好不容易好点的脸色被气的比之前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凯,谁让你把她带过来的,我爸不是喜欢她吗,把她送到老宅去,让我爸看个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凯心里嘀咕,您说不过就只好找我发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嘴上还是无奈的解释:“老爷子说让我把少夫人送过来培养感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只会把我气病。”裴晏舟恶狠狠的瞪了程溪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溪眨眨眼:“中医说,气通血活,百病自消,你看,你说话声比上一句的声音更大,说明血液更加流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凯瑟瑟发抖的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少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都快把他都冻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少夫人还不自觉,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裴少昨天会把病房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,滚到旁边的房去,我不想看到你。”裴晏舟气的狠了,拿起桌上的杯子朝程溪砸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溪皱眉,躲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好像我很想看到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溪拎起自己箱子去了隔壁。

        裴晏舟勾勾手指,让杨凯走到床边上,他压低声音问:“你接她回来的时候,她是不是很高兴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凯喉咙哽了下,“没......没吧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实话。”裴晏舟逼迫着他拷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凯垂头,“没有高兴,像死了爹妈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裴晏舟哧了声,扯扯领口,“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凯心里叹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妄想症是一种病,可惜裴少自己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隔壁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溪正在感慨裴家不愧是钟鼎世家,住的病房都是套房类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挑了间休息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裴晏舟不想看到她,她也不想看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干脆窝在里面写论文,打打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饿了点个外卖,渴了点杯奶茶。

        裴晏舟养伤时,经常听到门口传来美团外卖员的声音:“您要的炸鸡翅到了、您要的桃桃奶茶到了、您要的榴莲披萨到了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可恨的是裴晏舟特别讨厌榴莲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程溪,你给我滚过来。”裴晏舟被气味熏的脑仁都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没任何动静。